野花电影高清完整版在线观看

头像
admin admin

她是故意这么说的,吓唬陶兆伟,让他不敢对她轻举妄动。

陶兆伟脸上一块肌肉微微抽动了下,“这样吧,语彤妹妹,我决定正式追求,跟陶景熠来个公平竞争。我相信叔叔一定希望能嫁一个真正爱,对好的男人,而不是三心二意,心里还想着老情人的家伙。”

夏语彤低叹一声:“大哥,陶家是豪门,时刻都会受到媒体的关注。我是的弟妹,公然追求我,岂不是让整个丽城的人都以为我们乱仑了?这怎么行?要注意的名声才是,是陶家的执掌人,不能有任何污点的。而我,会被人骂红杏出墙的银妇,以后在名流圈还怎么见人?”

陶兆伟沉默了,她的考虑也不无道理。在她没离婚之前,他太高调,会落人口实,还是要想办法让她和陶景熠赶紧离婚才行。

“语彤妹妹,我会一直等的,等离婚的好消息。”

他邪戾一笑,夏语彤心惊胆战。

离开之后,她考虑着要不要把今天的事告诉他,最后还是打住了。

陶景熠现在大敌当前,还是少拿这点小事来打扰他的好。

下班之后,夏语彤去了柴筱萌的公寓,听说她跟荣擎朗在游艇上相处了一夜,她是过来八卦的。

“筱萌,们有没有再次擦出爱得火花?”她嘻嘻笑得问道。

“没有。”柴筱萌摇摇头,荣擎朗除了打击她,就是狠狠的打击她,把她打击到体无完肤,她的好感度已经直线下降到负数了。

“们晚上都做了些什么?”夏语彤笑着问道。

白色简单又美好

“就是看星星呗,看完我就去睡觉了。”柴筱萌轻描淡写的说。

“这算不算们第一次约会?”夏语彤嘿嘿一笑。

“约会?”柴筱萌甩手,“别闹了,我是去给喵星人当保姆的,为了吃到一顿饱饭,还得给他按摩捶肩,我的手都揉酸了。”

夏语彤扶额,这个荣擎朗到底是怎么想的,难不成智商超群的他,在爱方面天生迟钝,缺根筋?

柴筱萌站了起来,在她面前走了两步,“豆豆朗说我没有一点女人味,是真的吗?骏然哥会不会也这么认为?”

“长头发、混血脸、前凸后翘的身体。要是这样还不算女人的话,那世界上都是女汉子了。”夏语彤在她屁股上拍了一下。

“所以荣擎朗就是看我不顺眼,才故意数落我的,对不对?”柴筱萌撅起嘴。

夏语彤耸了耸肩,没有说话,对于荣擎朗的思维,她也搞不太清除,就跟看不懂陶景熠一样。天才的感情世界,估计是她这等普通人难以理解的,智商不够用啊。

“既然已经放弃荣擎朗了,那说说跟荣骏然吧,们进展的怎么样?”她从冰箱里拿出一罐果汁,打开喝了一口,准备洗耳恭听。

“不怎么样,骏然哥好像只是把我当成一个小妹妹而已。”柴筱萌沮丧的说,“听豆豆朗说,他之前有个女朋友,估计还旧情难忘,不打算接受别人吧。”

“怎么都是些旧情难忘的家伙?”夏语彤撇撇嘴,一瞬间就联想到了陶景熠。

“曾经沧海难为水,除却巫山不是云呗。”柴筱萌低叹一声,“看荣擎朗,对一个刚出生就夭折的未婚妻,到今天都还惦记着呢。我实在想不通,他们连面都没见过,能有感情吗?除非他有偏执症。”

“这豪门子弟就是严重的两极分化,一种是风流成性,换女人比换衣服还快,一种是痴情无比,阴阳两隔都会惦记一生。”夏语彤叹了口气。

“宫小敏不是盏省油的灯吧?”柴筱萌搂住了她的肩。

“放心,兵来将挡,水来土掩,我是不会怕她的。”夏语彤拍拍胸脯,给自己打气,就算输了男人,正妻的士气也不能输。

她正说着,门铃响了,打开门,发现竟然是炎熹。

见到她,炎熹黯淡的双眸刹那间就亮堂了,“小语!”他激动的把她搂进了怀里。他好想她,每天都在想她,吃饭想,睡觉想,连工作的时候也在想。

姜莱不准他和夏语彤见面,否则就不给柴筱萌抗毒血清,他只能强忍着所有的思念。

夏语彤连忙从他怀里挣脱了出来,“我还是先走吧,我的司机凯特就在楼下,万一被她看到,以为我们偷偷见面,告诉了姜莱,就完了。”

“小语,我已经请美国最好的病毒专家,替筱萌做了血液培养,并没有发现病毒,搞不好是姜莱故弄玄虚,骗我们的。”炎熹说道。

“可是专家不是也说了,病毒会有空窗期,在空窗期,检查不出来也是正常的。我们不能拿筱萌的生命冒险。况且这个姜莱亦正亦邪,深沉难测,我到今天都没弄明白他到底是个什么身份?还是小心谨慎的好。”夏语彤说道。

“没事,他们又没有顺风耳,千里眼,可以看到那么远。而且凯特是在地下停车场等着,她不会知道的。”柴筱萌云淡风轻的说。

“嗯,就待一会好不好,我很想,小语,让我好好看看。”炎熹痛楚万分的说。

夏语彤犹豫片许,慢慢的走了回来。

“小语,陶景熠那个混蛋跟他的旧情人,有没有欺负?炎熹问道。

“我没事,不就是个小三吗,我们斗智斗勇,看谁是最后的赢家。”夏语彤低哼一声,她不好过,谁也别想好过。

“霸气侧漏,彤彤好样的。”柴筱萌竖起大拇指点赞。

“小语,不会喜欢陶景熠的,对不对?”炎熹浓密的剑眉间夹杂着一丝轻忧。

“他爱得人是宫小敏,又不是我,只想把我拴在身边,当成终生血牛而已,我又怎么会浪费自己的感情?”夏语彤清丽的面庞逐渐浮现出了一丝凄迷的笑意。没有爱情、只有利用的婚姻,有什么可珍惜和留的呢。

听到这话,炎熹微微松了口气,他和陶景熠之间的夺爱之战似乎陷入了拉锯状态,虽然只有三个月,可是三个月却能发生很多,他不能掉以轻心。

陶景熠在陶家根本就没有任何的分量,他要打败他,应该不是件难事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