香蕉视下载app最新版二维码

头像
admin admin

鼻头一酸,她喃喃道:“为什么?”

“嗯?”见顾瑾璃眼眶发红,亓灏眉头不自觉的跟着轻蹙起来。

“为什么救我?”顾瑾璃没想过自己一开口就是带着哭腔,眼泪落下来的时候,她别过脸,将眼泪咽下。

亓灏眸光暗了暗,半晌才轻声道:“我也不知道。”

连他自己都没有注意到,他自称的是“我”,而不是本王。

顾瑾璃吸了吸鼻子,闷声道:“伤口还疼吗?”

这么久以来,这好像是二人第一次以如此平和的语气说话。

很是别扭,可也总比过之前的仇人见面,分外眼红要好太多。

亓灏低低“嗯”了声后,二人又陷入了尴尬的沉默无言中。

“吱呀”一声,这时候爱月端着盆子进来了。

她见亓灏和顾瑾璃已经醒了,先是一怔,随即将盆子放下,匆匆对亓灏行了个礼后,立刻跑到床榻边,眼巴巴的瞅着顾瑾璃,哽咽道:“小姐您终于醒了!”

“呜呜吓死奴婢了!”

咖啡店的清纯软妹子

顾瑾璃知道昨日肯定把爱月和荷香给吓到了,露出一个虚弱的微笑,“爱月我没事了,不要担心。”

“王爷!”

突然,荷香进来了,脸色有些不对劲。

她的身后,跟着秦峰。

顾瑾璃这刚醒来,亓灏见这么多人“哗啦啦”的进了这房间,担心吵到顾瑾璃,刚想开口让他们出去,听得秦峰急声道:“王爷,怡心院死人了!”

“谁?”亓灏脸色一沉,冷声道。

秦峰咽了口唾沫:“是是宝珠。”

“宝珠?”亓灏眯了眯眼睛,问道:“好端端的,怎么死的?”

秦峰回想着双儿的话,回答道:“前日宝珠给王妃倒茶的时候,将滚烫的茶水打翻了,溅了王妃一身。王妃训斥了她几句,这丫头便想不开,所以昨个晚上就就上吊自尽了!”

亓灏深吸一口气,缓缓道:“那王妃是什么意思?”

秦峰道:“王妃说,毕竟这是人命关天的大事,得让王爷做主。”

亓灏摆摆手,不假思索道:“宝珠是王妃的丫鬟,后事让王妃处理即可。”

“呃”秦峰挠了挠后脑勺,小心翼翼的问道:“王妃死了丫鬟,现在正伤心呢,您不去怡心院看看吗?”

亓灏望着秦峰,淡淡道:“人已死,伤心也是无济于事。你让周管家再去挑几个忠心伶俐的丫鬟,送去怡心院。”

“唔好吧,属下这就去。”秦峰偷偷瞄了一眼顾瑾璃,然后一溜烟的跑走了。

荷香想着亓灏身上也有伤,又守了顾瑾璃一夜,现在必定很是疲惫,便低声道:“王爷,奴婢和爱月在这里守着小姐,您回去休息一会吧。”

爱月在得知亓灏竟一脚踢了尹太傅后,对亓灏是大大的改观,因此也道:“是啊,王爷,您还是快回去洗个澡睡会吧!”

“为了小姐,您一晚上不吃不喝,也真是辛苦了!”

顾瑾璃听到爱月的话后,看着亓灏的眼神里多了一层说不清道不明的情绪。

有感动,有暖意,还有一点点小小的复杂。

亓灏见顾瑾璃盯着自己,表情竟有些不自然起来。

点点头,他背着手离开了房间。

宫中,老皇帝经过一整晚的**后,整个人都像是丢了半条命似的,因此早早让贾公公宣布取消今日的早朝。

瑶妃在天还没亮的时候,就早已被人送回了自己的宫殿,毕竟她这两日太过抢风头,担心大白天的从老皇帝的寝宫里出去又招惹是非。

用过早膳没多久,正当老皇帝惬意的躺在软塌上享受着身后小太监的按摩时,贾公公从外进来,恭敬道:“皇上,轩世子在外面求见。”

“哦?”老皇帝挑了挑眉,摆摆手,“让他进来。”

陈泽轩进来恭敬行礼后,直接开门见山道:“皇上,微臣今日进宫,是为了一件事。”

“所为何事?”老皇帝坐直了身子,沉声问道。

陈泽轩摇着扇子,笑道:“为了顾侧妃。”

“顾瑾琇?”老皇帝听罢,眉头不禁皱了起来,语气里透着一丝不悦:“这件事不是交给宁王去处理了嘛,你是为她求情的?还是”

陈泽轩点头,“微臣是为她求情的。”

见老皇帝瞅着自己的眼神带着审视,陈泽轩又道:“不瞒皇上,微臣也是受人所托。”

老皇帝没想到,区区一个顾瑾璃,竟劳烦得动轩世子,冷哼一声,问道:“何人?”

陈泽轩难得的诚实道:“顾侍郎。”

顿了顿,他继续道:“皇上也知道,这顾瑾琇是顾相嫡女,所以一旦她出了什么闪失,这必定关系到顾家。”

老皇帝自然知道这其中的利害关系,要不然昨日也不会纵容亓灏将顾瑾璃从刑部带走。

身为皇帝,他其实真不想趟进这一次的浑水里。

左边是尹太傅,右边是顾淮,所以交给亓灏去处理最好。

轻咳两声,老皇帝还是模棱两可道:“朕最近事务繁忙,此事还是由宁王和刑部共同处理吧!”

顾瑾璃的人只要不在刑部,那就是安的。

陈泽轩之所以特意进宫一趟,也不过是做一下表面功夫,将来卖顾成恩一个人情罢了。

拱了拱手,他也没必要再多言,“是。”

老皇帝打了个呵欠,见陈泽轩也没别的事情了,便道:“没其他事情的话,你”

“皇上,不好了!”这个时候,瑶妃宫里的小太监突然闯了进来。

贾公公见这小太监大呼小叫的,如此不成体统,不悦道:“圣上面前,这般失礼,该当何罪?”

小太监被贾公公一瞪,“噗通”一声跪在地上,瑟瑟发抖道:“皇皇上,瑶妃她她中毒了!”

“什么?!”老皇帝一听,坐不住了,一甩衣袖,那老态龙钟的身体便以不可思议的速度闪身出了屋子。“皇上,您慢些!”贾公公见状,急忙拿了架子上的披风追了出去。